欢迎进入北京京鼎律师事务所官网
欢迎您访问京鼎法律文化网站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史海沉钧 >陈瑾:毕生追寻三民主义理想之路——记我的祖父陈蕴瑜
浏览字体: 打印页面 关闭
陈瑾:毕生追寻三民主义理想之路——记我的祖父陈蕴瑜
发布日期:2014-8-11  浏览次数:5768

作者:陈瑾

毕生追寻三民主义理想之路——记我的祖父陈蕴瑜

转载自辛亥革命网,网址如下:

http://www.xhgmw.org/archive-56648-1.shtml

 

作者:陈瑾

 

内容摘要:

 

有这样一个军人,出生于旧中国西南偏僻一隅,就读的是早期的讲武学堂,所在的是名不见经传的杂牌军,但就是同一个人,在民国初年军阀割据混战之际,他追随中山先生讨伐军阀,维护辛亥革命果实保民权,其后,在省内军阀争权夺利开战之时,他致力于建设地方保民生,到了抗战生死存亡关头,他率子弟兵请缨出征挽救民族危亡,从此,大江南北、黄河两岸辗转千里战线,出生入死拼死血战,只求为我中华民族保留一息生机,最后他还是壮志未酬,在徐州会战中为掩护数十万大军突围,率部与5倍于己的日寇王牌军土肥原师团鏖战三昼夜后英勇阵亡,年仅38岁,忠骨无收。他就是我的祖父、来自黔军的国民革命军第102304团团长、抗日阵亡将军陈蕴瑜。

 

回顾祖父的一生,他从一个品学兼优的少年书生,到街头游行抗议反对二十一条的热血青年,毅然投笔从戎投考讲武学堂,从一个青年军官到追随孙中山讨伐南方军阀,有幸亲耳聆听了中山先生的关于三民主义的演讲,从此他一生都遵循孙中山先生的教诲,始终把民族、民权、民生放在心上,并用自己的一生去真切地履行了三民主义理想,祖父只活了短暂的38岁,但他的人生在不懈地追寻三民主义理想的过程却异常精彩,并永远活在我们后人的心中。 回顾祖父的一生,他从一个品学兼优的少年书生,到街头游行抗议反对二十一条的热血青年,毅然投笔从戎投考讲武学堂,从一个青年军官到追随孙中山讨伐南方军阀,有幸亲耳聆听了中山先生的关于三民主义的演讲,从此他一生都遵循孙中山先生的教诲,始终把民族、民权、民生放在心上,并用自己的一生去真切地履行了三民主义理想,祖父只活了短暂的38岁,但他的人生在不懈地追寻三民主义理想的过程却异常精彩,并永远活在我们后人的心中。

 

 

全文如下:

(图为祖父牺牲后,辛亥革命元老平刚先生为祖父题写的遗像)

  一、少年立志

  祖父名怀珍,字蕴瑜,贵州省平坝县天龙镇人,生于清光绪庚子年(1900年)二月初二。1900年正值中国饱受列强蹂躏的时期,是中国历史上很重要的一道年轮。对于一个在这个特殊年代出生的中国人,八国联军侵华就象一把刀深深的刻下了他生命的第一笔,祖父也跟很多同年出生的人一样,注定了他们的个人命运是跟国家民族起伏跌宕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的。

  祖父出身于耕读之家,启蒙于家乡的化行两级小学,少时聪颖,敏而好学,小小年纪的他曾对启蒙老师感叹地说:如今方知人们常云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的道理,是多读书的关系,读书是明理达义,充实各种知识,增强分析和理解力的关键,今后我更要加紧学习。由于他勤奋好学,深受老师和同学的喜爱,并树立为全校的学习榜样。后又就读于邻村石板房(安顺县属)高小学堂,再转入平坝县白云庄日新高小就读。

  男儿立志出乡关,祖父在13岁时就背着书包离开了家乡,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当时省城最好的中学——贵州省立模范中学,该校是19124月由原贵州官立中学堂更名而来,是当时全省学子都仰慕的殿堂。省城资讯通达的优越条件和优秀师资,为渴求知识和文化的他打开了神奇的一扇窗,他如饥似渴地吸取知识,不仅学业一直保持名列前茅,谙书法而好诗词,师生都称赞他是模范中学里的模范生

  转眼到了1915年,一开年就发生了一件震动全国的大事,这件事也从此改变了祖父的人生轨迹。118日,日本政府向中国政府提出了旨在从中国攫取巨大利益的二十一条不平等条约,消息传来全国上下群情震动,贵州在全国算来虽然偏僻,但很多重要时政消息还是迅速传播开来,李大钊先生的《警告全国父老书》在市民之间传抄,祖父所在的模范中学学生们纷纷行动起来,举行游行、集会和演讲,祖父也积极挥笔撰写宣传文章唤醒民众,誓雪国耻。谁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当年12月袁世凯称帝,辛亥革命的果实最终被窃取,民主共和犹如昙花一现,革命一下被打回了原点。

二、投笔从戎

  眼见国家积弱积贫屡被欺凌,重新回到教室上课的祖父百思不得其解,恰在这时,他意外得知贵州陆军讲武学堂正在招生,是由参加过辛亥革命刚从日本士官学校留学回来的贵州人何应钦担任校长,与何一同归国的谷正伦、张春圃、朱绍良、李毓华、王绳祖等人担任教官,这个消息一下让他找到了人生的方向,祖父毅然提前结束在模范中学的学业,马上前去投考陆军讲武学堂,先经过体力、视力、听力的检查,再笔试国文、算术、军事策论等科目,祖父一向品学兼优,再加上他一米八几的魁梧身材和身手,于是以优异的成绩很顺利考入了贵州陆军讲武学堂第二期。

  贵州陆军讲武学堂校长是何应钦留日归国的第一个职务,踌躇满志的何校长基本沿用了日本士官学校教材、教育方法、军事学理论,新生先入伍训练半年后再开始课堂教学,开设了战术学、筑城学、兵器学、地形学、交通学、典范令,并特聘日本陆大生能村作为顾问,期间还短期进行过简单日语培训。何应钦对学校的教育训练也都事必躬亲,他常到学校作精神训话,有时还代替教官作训练示范。无论烈日、风雨,何应钦作劈刺、野外操作或队列示范,一连几个小时,很多学生在体力和耐力上都无法超过他,至于动作的准确规范,更少有人能与之媲美。祖父和他的同学们都被校长的精神所折服,也养成了严于律己的作风,讲武学堂清新上进的学风,赢得了社会舆论的广泛好评。

(图片说明:这是目前唯一找到的贵州讲武学堂照片,祖父1919年毕业于该校)

  因何应钦、谷正伦等一众教官都是留日出身,大多都参加过同盟会和辛亥革命,经常在学生中传播辛亥革命的思想和民主共和的观念。191811月,祖父和同学一起在校期间参加了何应钦、谷正伦组织的少年贵州会,何应钦任主任理事,这是仿效 “少年意大利而成立的青年学生为主体的团体,师生经常在一起探讨救国救民的方略,编撰出版了《少年贵州报》,公开宣传民主与科学,倡议建设民主新贵州。

  三、革命洗礼

  就在祖父即将完成学业的时候,国际国内形势风云突变,一战后重新瓜分世界的巴黎和会召开了,作为协约国之一的中国却要再次丧失被德国强占的山东半岛主权于日本,巴黎和会上中国政府的外交失败,直接引发了中国民众的强烈不满,在北京终于爆发了轰轰烈烈的五四爱国学生运动。作为讲武学堂这些投笔从戎的学生更没有理由袖手旁观,祖父和他的同学们与民众一起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抗议活动,号召全社会抵制日货,声援北京学生的爱国运动,讲武学堂校长、少年贵州会主任理事何应钦积极联络社会各界,成立贵州国民大会声援京沪,反对省议会、警察厅干涉学生运动,公开支持学生爱国运动,反对巴黎和会及北洋军阀卖国政府。

  轰轰烈烈的五四爱国运动之后,作为贵州新式军校招收的第一批军事骨干,讲武学堂第二期180多名学员全部充实到黔军中,祖父分到黔军第25军从排长做起,开始了他的职业军官生涯,由于祖父带兵有方,英勇善战,深得官兵信赖,很快就崭露头角,升任连长之职。

  祖父治军严谨、严于律己,在家乡还曾流传了一段故事,就在1920年,当时曾祖父在老家为祖父祖母操办婚礼,眼看良辰吉日到了,新娘的花轿都抬回来了,可是新郎自己不仅不到而且没有半点消息,一家人望眼欲穿等不到新郎官,最后只能让祖父几岁的小弟代替拜堂,祖母也深明大义,一切如常举行,照样侍候公婆和一家大小。几日以后,祖父方才急急忙忙赶回家中,原来婚礼前有紧急军务不能离开,送出的信又在半路被耽搁了,所以无法在婚礼当天通知到家里,于是,就有了之前那场只有新娘的婚礼。祖父就这样错过了自己的婚礼,不过,婚后夫妻琴瑟和谐甚是恩爱,也就增添了一段佳话。

四、聆听教诲

  19215月,孙中山先生在广州就任中华民国政府非常大总统,为响应孙先生讨伐南方军阀陆荣廷的号召,贵州方面由谷正伦率军入桂支援,祖父当时在谷正伦部下任连长也随之挺进广西。612日黔军击溃陆荣廷部将韩彩凤、贲克昭部, 6月18孙中山委任谷正伦为滇黔赣联军援桂第4路司令,分向柳州进发。30日攻克柳州,复收编游击军王华裔部张廷光一部2000余人,祖父立下首功,晋升营长、团副。26日滇、黔、湘、赣、粤联军攻克梧州,84日黔军进入南宁。21日进入桂林。

  12月,孙中山先生在桂林设大本营,召集各路援桂军商讨北伐大计,祖父随同谷正伦前去见到了孙中山先生,亲眼见到自己一直景仰的领袖中山先生,亲耳聆听孙中山先生关于民主共和以及三民主义理想的阐述,中山先生的教诲在祖父心里点亮了一盏明灯,也展开了一个崭新的世界,祖父追寻的三民主义理想之路就从这里出发了。更巧合的是,祖父以后的人生不管有意还是无意,都恰好契合了三民主义的全部内涵。

  五、爱民如子

  从援桂返回贵州之后,祖父先后还担任过黔军第四混成旅参谋长,复任二十五军军部上校参谋、第三师副官长、贵州全省保卫团总部副官长,兼军警督察处参谋长、第二师副官长等职。

  贵州自民国以来,社会动荡,力求治理,当时的省长接受省府智囊团的建议:任用有胆识,有智能的少壮派军官去担任县长。于是祖父被选派分别兼任黔西、织金、水城、正安、并两任思南、威宁县长,在省内军阀争权夺利一片混战之时,能够脱身出来致力于地方建设保民生,为黎民百姓做事,祖父欣然前往,六县八任县长一口气干到1935年。

  祖父虽然是从讲武学堂走出来的一名职业军人,但却始终心怀爱民之心。因祖父为政廉明,爱民如子,关心农事,赈济灾民,重视教育,发展当地工商业,加强民族团结等,六县任内政绩斐然,深得民众爱戴,后来祖父奉调他职,当地民众几次上书挽留再任,省府顺应民意准其所请,又再派祖父回思南、威宁主政,这就是两任思南、威宁县长的来历。

  在1927年祖父在思南任上时,我的父亲陈先懋出生了,据父亲听家里的长辈说过,之前思南的几任县长在任时都没生过男孩,所以,父亲的出生确实给大家带来了蛮多的喜悦,所以,满月那天,当地各方人士都纷纷送来重礼道贺,祖父一生为官清廉,面对琳琅满目的贺礼,祖父婉言谢绝说:首先感谢各位的光临,大家重礼来贺本人是实感惶恐,我食国家俸禄,实不敢再多取一毫,现在托大家的福份,喜得麟儿已万分知足了,为了感谢大家的情谊,也让这个孩子永远记住思南,孩子的名字就叫南生。几十年以来,跟我父亲相熟的人都一直叫他南生,这也算是祖父留给父亲一份精神的遗产吧。

  关于祖父在思南的政绩,贵州省档案馆现今还保存的《民国时期思南知府、知县、县长政绩考》中就有惜字如金的记载,民国十五年知县陈蕴瑜,平坝人,肃清匪类,赈济灾民,独立教育经费。

  威宁是祖父县长生涯里驻足最久的一个县,该县地处川、滇、黔接壤处,是一个多民族边远地区,物产丰富,有彝、回、苗、汉等民族杂居,历史上民族间未能和谐相处,且有歧视,甚至不惜兵戎相见,经常发生械斗,民不安宁。祖父出任威宁县长后,采取调处、安抚、疏导的方法,调和了民族之间的矛盾,消除骚乱根源。最为突出的是张(彝族)、赵(汉族)两姓矛盾冲突,从纷争到械斗,祖父到任以后从中调解张、赵两姓多年的积怨,张赵两姓终于握手言和,成为当地民族团结的一个范例。当地其他民族间有类似矛盾者,祖父亦和平调解双方矛盾,当地民众也由此过上了安宁的日子。

  威宁铜锌铅矿藏丰富,大量出产羊毛,但由于当地冶炼工艺和纺织技术落后,没有形成成熟的产品和产业,祖父出任威宁县长以后,致力于扶持地方经济发展,动员当地士绅富商集资设厂,分别到四川、云南等地聘请技术工匠上门传授技艺,终于突破技术瓶颈,冶炼出优质的红铜,生产出铜香炉、铜手炉、铜火锅等铜质系列产品,开发出适销对路的高档羊毛产品。威宁荞酥梨丝等土特产品素有盛名,但由于民间经营方式落后,长期销路有限,祖父经过实地考察以后,帮助从外地引进生产设备和包装,并帮打开了周边数省的销路,,从而大大提高当地经济和民众收入。

  六、心系桑梓

  祖父从13岁离家到省城求学,投笔从戎进入讲武学堂参加革命,多年来一直驻扎在外,却始终牵挂家乡的情况。特别是他想起家乡教育设施落后更是夜不能寐,方圆那么宽的地盘,却只有早年间建的一个化行二级小学,自己读小学的时候需要辗转到邻村两所学校借读方才接力完成,于是,祖父决定就算倾尽自己的资产也要资助家乡教育,他把款项交代给留守老屋的二弟来负责筹建和管理,他对二弟说子孙如若我,留钱干什么?嘱咐二弟一定要建一所最好的学校,让家乡子弟在本地就得到完整的基础教育。

在当地村民的群策群力之下,建成后的天龙小学俨然成为屯堡建筑中的杰作,主楼为恢宏的礼堂建筑,高大雄伟,大礼堂正中挂孙中山先生像,上书天下为公,两边则是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的总理遗言;主楼的后面是两幢屯堡建筑风格的教学楼,为扩大采光,窗户都为大圆拱形;图书楼犹似古堡;校门为石牌坊建筑,气势宏大,牌坊正中平坝县天龙小学的校名就是祖父当年的亲笔题字。天龙小学建好后,得到多方赞赏,被称为民国贵州乡村小学的经典建筑,但凡各路大员到访,都会前去参观,辛亥革命元老于右任曾为天龙小学欣然题词。如今,天龙小学建筑群已列为安顺市文物保护单位。

(图片说明:祖父当年提议并捐资建造的天龙小学,图为图书室一角)

  1936年,曾祖父病逝,祖父奔丧返乡,料理丧事后,又在家乡逗留了半个月,期间为当地群众办了不少实事。得悉邻村侯清云和刘金用两家农户因遭火灾,十分悲惨,当即叫家人送两驮(300多斤)粮食过去接济;看到家乡人终年劳作还是不够口粮吃,祖父很是忧心,村民告诉他说除了苛捐杂税之外,主要原因就是缺水,所有的田地全靠天落雨。于是,祖父第二天就亲自带领大家四处寻找水源,终于在一个地名叫大坡脚的地方挖出了一口水井,至今家乡的群众仍在使用受益。

  祖父一回到家乡,就穿上家乡的便服蓝布长衫,从不带卫兵随行,白天微服访贫问苦,夜间则给民办夜校学生讲课,教授读书救国的道理。据当年夜校郑培珍老师回忆:每晚除我上识字课外,其余时间都是他讲课。先讲读书的重大意义,继而讲一些革命道理,最后他讲国难当头,青壮年应抱什么态度,讲了万宝山惨案.一八事变上海一.二八事变,又讲了榆吴协定何梅协定等卖国事件,听得学生们捶手顿足,义愤填膺。有的夜校学生后也追随祖父参军到了部队,几乎后来也都参加了抗战。夜校的这位郑培珍老师也在祖父的鼓励下,投笔从戎考入黄埔军校第17期,参加了鄂西会战常桃会战中原会战湘西会战等重要战役。

  祖父体会民间疾苦、爱惜百姓的思想,在以后人们为他所立的《追赠陆军少将陈君蕴瑜别传》中就有很中肯的评述:君起自田间,深知社会情伪,且家世勤农,负郭之田足以事蓄,故历任钜邑,不妄取一芥于民,有古廉吏风。与民相安,人恐其去,奉调别迁,民皆曰:陈公弃我也《晋少将陈团长蕴瑜墓志铭》中评价祖父:武不怕死,文不爱钱,两美难有,而君俱全。

  七、民生梦醒

  自从在桂林大行营见过孙中山先生以后,祖父一直铭记当年中山先生亲口描绘的三民主义理想,也铭记总理遗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一个职业军官不用枪炮去争权夺利,反而拿起锄头带领百姓种粮食抓经济,在旁人看来都觉得不可思议,可是他自己却甘之如饴,乐此不疲,辗转六县八任,一干就将近十年,这十年与国民政府时期的黄金十年基本吻合。

  十年一觉民生梦,九一八的枪声一下把祖父从理想国拉回到了现实,军人的职业敏感早就告诉他中日必有一战,日本人等不及了,祖父决心:一旦中日开战,自己一定要战斗在第一线,除了精忠报国的思想之外,还有就是自己对日本军队和军事思想比较了解,当初读讲武学堂时采用的是日本士官学校教材,校长何应钦、谷正伦等教官大都留学于日本军校,在校时还跟学堂聘请的日本顾问学习过简单的日语,这些优势将来都应该发挥在对日作战的战场上。所以,19355月,当他结束第二任威宁县长任期的时候,正赶上中央政府在威宁整编黔军,于是他毅然回到军旅,出任国民革命军第102607团团长,在军中以日军为假想敌训练士兵,准备随时带领子弟兵迎战来犯之敌。

  时间果然过得飞快,就在祖父驻防在河南日夜操练队伍时,1937年七七卢沟桥的枪声划破了夜空,日本帝国主义大举入侵中国,从此,在中国共产党积极倡导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旗帜下,以国共两党合作为基础,展开了一场全民族的对日抗战。

  八、请缨抗战

  被第三战区司令官冯玉祥称为大熔炉的淞沪战场上,一派沿江平原,几乎没有任何可以防守的天然屏障,而武装到牙齿的日军拥有3000多架飞机可以覆盖淞沪战场,在上海的黄浦江上、长江口,日军有4艘航空母舰,黄浦江和长江有一百多条日舰。从全国各地仓促赶来的中国军队几乎连像样的工事都无法修筑就投入了激烈的战斗,中国军队以每天消耗一个师兵员的速度苦苦血战,无论中央还是地方部队,全无派系争斗中的推诿,全都抱一死的守土职责。

 贵州虽然偏僻又不发达,处于抗日的大后方,但当国家民族处于生死存亡的关头,102师这支来自偏僻山地的地方军队,后来成为了抗日战场上的虎贲军。军人天职就是精忠报国 ,祖父此时毫不犹豫抛下高堂老母,抛下年幼失母的儿子,抛下一切功名利禄,他率领他的子弟兵义无返顾奔赴抗日前线,面对强敌抱定必死的信念,不惜以血肉与钢铁相拼,以十换一去消耗敌人,明知赴死,却又无怨无悔,用青春,热血乃至生命来诉说男儿应有的忠魂。

  19378月祖父请缨率部奔赴抗日第一线,部队刚一下火车,就遭到敌机的疯狂轰炸和扫射,祖父临危不惧指挥部队疏散隐蔽,躲过敌机空袭,部队毫发未伤,顺利到达上海莘庄,驻防在苏州河南岸,一进入防区,恰遇日寇以装甲汽艇和橡皮艇约20数艘载兵五六百人,在敌机敌炮配合下,强渡苏州河,登陆之敌向我方营地猛攻。祖父躬冒弹雨,亲自带领部队猛攻猛打,击退登陆之敌,敌兵纷纷逃遁,夺船逃生,被我军击毙及溺水者不少,确保了我方阵地。这是淞沪战场上中国陆军与日海军战斗最激烈的一次,祖父所率607团受到师部嘉奖,同时十七军军团长胡宗南致电102师,赞该师部队奋勇克敌,显树战功,607团居首功。

  后来出任首任韩国驻华大使和外交部长、国会议员的金弘壹将军就是当年102师朝鲜族参谋王逸曙,早年他跟祖父是贵州讲武学堂二期的同窗好友,同为何应钦的学生,当年血流成河的淞沪会战中,他就与祖父一起在同一条战壕里并肩抗击过日寇。

(图为祖父讲武学堂二期同学金弘壹将军)

  九、战地遗书

  在战火纷飞的淞沪抗战的战壕里,祖父给当时年幼的我父陈先懋留下了遗书:

  吾儿知之:

  国家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如今日寇欺侮我中华,正值国难当头,民族危亡之时,上阵杀敌,是我军人应尽的天职。我部奉命开赴前线抗日,此去不成功便成仁,成仁取义,为我之夙愿。若有不幸,叔父即你父,你们千万要听叔父的话,努力读书,为计希望。

                       父 字 十一月四日

  (祖父为国捐躯以后,当时我父亲陈先懋9岁就成了父母双亡的孤儿,一直靠领烈士抚恤金读书、长大,除了南生这个充满爱意的乳名之外,另外就只有祖父这封战地遗书了陪伴父亲成长,父亲始终牢记爷爷战地遗书中的每一句话,特别是那句努力读书,为计希望。更是深深刻在了心上。)

  十、血战淞沪

  纵然在最困苦、最艰难、抗战前途最黑暗的时刻,祖父率607团子弟兵一直扼守苏州河畔蟠龙附近防地,激战中,日军每每利用其海空优势,以飞机、坦克、炮兵支援步兵发动攻击, 祖父指挥607团充分发挥山地军人灵活机动、吃苦耐战、能打硬战的特点,与日军殊死鏖战,又击沉日军汽艇一艘,另一艘日艇被击中起火毁于苏州河。在近一月的血肉拉锯战中始终固守阵地,气焰嚣张不可一世日军竟然未能前进半步,在淞沪会战堪称为奇迹。

(图为历史照片淞沪会战战场)

  193712月上旬,祖父所在的102师奉命扼守浦口、浦镇瓜埠的防线,协同友军保卫南京。129日,祖父率团到达浦口布防,阻截日军沿浦口线北上。在日军陆空军的联合猛攻下,阵地屡遭轰炸,祖父率部队坚守阵地,巩固了浦口防务,为掩护友军安全北撤,坚持数日,击溃敌装甲兵快速部队以及冲入太湖的敌海军陆战队。14日晚,在完成掩护任务完成后,即率部开赴陕西宝鸡整训。

十一、钉守潼关

  在陕西的整训中,102师编入国民革命军第8军,祖父改任102304团上校团长。整补完毕,102师先开赴大荔构筑黄河河套御敌的骨干阵地,后随即又调往潼关风陵渡黄河河防。

(美国战地记者1938年在陕西宝鸡正好遇见102师在此整训,这也是102师至今仅存的一批照片)

(图为1938年美国战地记者所拍102师在宝鸡整训练兵的场景)

  潼关城左临黄河渭水,右傍南塬秦岭,其间沟壑纵横地势险要,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春秋传》曰:秦有潼关,蜀有剑阁,皆国之门户。由于太原早在1937119日已经失守,日军兵临黄河岸边的风陵古渡准备渡河,潼关完全暴露在日军的炮火之下。守住潼关,就守住了八百里秦川,也就守住了抗战陪都重庆。

(图为潼关风陵渡一线的地形)

  祖父所在的102师经过三个月的淞沪会战和南京保卫战,早年针对日战精心训练的兵勇已伤亡过半,带领刚刚整补了一半新兵的队伍,防守在日军日夜轰炸的要塞上,万不可有任何差池,祖父日夜都在阵地前精心布防、督导检查,不能放松丝毫警惕,祖父每日巡防训话都会重复一句话要象钉子一样钉在潼关上!”“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就是当时102师官兵的真实写照。

  历史后来证明,从1937117日第一次轰炸到1945815日日寇投降,潼关顶住了日寇长达7年多一次又一次的疯狂轰炸,最终成了日寇无法逾越的雄关!

  十二、血洒苇楼

  19385月,随着徐州会战形势的危急,参加会战的各路大军计60万人即将被日军的包围圈合围,102师接急令驰援徐州,军令如山倒,仓促交防以后,乘陇海铁路火车星夜急驰徐州西,赶去挡住汹汹而来的日寇大军,掩护徐州会战中陷入危境的60万大军跳出包围圈。

  徐州位于黄淮之间,地界鲁豫皖苏四省之交,为南北之通津,中原之屏障,在中国历史上,徐州之得失,有关国家之兴替。作为对手的是号称日本钢军的土肥原师团, 土肥原师团为日军甲级师团,兵员2万余人,300多辆装甲车,火力相当于国军3个军。师团长土肥原贤二是日军陆军中将,能说一口流利的中国话,号称日军三大中国通之首。土肥原南下时,为炫耀武力,曾故意把战车在麦田里横着一字排开,东西足足有五六里宽。

  面对武装到牙齿的凶残日军,几千贵州子弟怀着以身报国的决心,誓与敌人血战到底。祖父所率的304团子弟兵516日挫敌于回龙集,517日截寇于黄口,520日撇敌于牛蹄圏,先于日寇抢占韩道口,在苇楼铁路附近与日本关东军王牌——土肥原师团血战数日,击毁敌人坦克5辆,同时缴获敌装甲汽车30多辆及大量战利品,俘虏驾驶员数人,送回贵州镇远战俘营。在敌我力量对比悬殊的情况下取得如此战绩,获得第五战区长官李宗仁及第8军军部嘉奖。

(图为烽火连天的徐州会战战场)

  遭到重创的日军不堪失败,三次增援,疯狂进行报复,1938521—23日,日军两次在步兵、炮兵、飞机、坦克的配合下向苇楼猛扑。祖父亲临阵前指挥官兵奋勇杀敌,浴血奋战。此时,浓烟漫天,弹如雨林,杀声震天,血肉横飞,伤亡惨重,304团官兵在缺二营的情况下,面对手持现代化武器的敌人毫不畏惧,为国雪耻的决心使全体官兵以一当十,与敌人白刃格斗,血战到底,终于将敌人击退。在祖父率部与五倍之敌激战三昼夜后,终因敌众我寡、弹尽粮绝,浴血奋战中祖父不幸中弹阵亡,忠骨无收,时年38岁。

  现立在祖父衣冠冢旁的石碑《追赠陆军少将陈君蕴瑜别传》中记录了当时的战斗经过:君以孤军守苇楼,与敌相持两昼夜。敌环寨而攻,车冲炮击,并以空军协同轰炸,我官兵伤亡过半,能战之士不满二百,弹且尽,知援兵不可恃,乃誓于众曰:事急矣,愿与诸君同死,固然等死耳!突围杀敌尚可生乎?望诸君共勉!若能相持至次日晨,则吾形势可变。殊死战,今日之势,终不会诸君独死,瑜独生。于是,众皆泣,君亦泣。至夜,星月明灭,四海沉沉,惟闻敌人落枪声,君乃令众左持手榴弹,右挟冲锋枪,分东西向突击。既越堑,以敌遇,刃弹齐发,肉搏逾时,所杀伤过半,卒以众寡不敌,我官兵之突围而出者,仅七十余人。而君竟以饮弹殉国矣!时民国二十七年五月二十三日也。

(图为现存的石碑《追赠陆军少将陈君蕴瑜别传》)

  战后多年,祖父的战友余维华再回到当年血战的战场,写下了:露齿白骨满战场,万死孤忠未肯降。寄语行人休掩鼻,活人不及死人香的诗句,再现了当年战场悲惨壮烈的情景,表达了贵州抗战将士们卫国完忠、坚贞不屈之志。

  十三、旌表英烈

  祖父壮烈殉国以后,当时国民政府中央军事委员会感念其忠勇明令褒扬,授予抗日烈士称号,追赠陆军少将,国民政府军政42位要员亲笔题赠挽联、悼词,并批准在烈士的家乡天龙镇修建衣冠冢陈烈士祠陈烈士纪念塔为之纪念。

  衣冠冢建于194111月,位于天龙镇东北角之公路左侧,碑文着隶书写:陆军少将陈公讳怀珍之墓,碑联着行书,

  上联:百战著鹰扬苇楼垒外羞裹革,

  下联:千年来鹤驾华表巅头话埋衣,

  联额:毓秀钟灵

(图为陈蕴瑜衣冠冢现状照片)

  在天龙镇上哨上靠公路土坎建有五米高纪念塔一座,书有:陆军少将陈蕴瑜烈士纪念塔

(图为陈蕴瑜烈士纪念塔,如今塔基仍存在)

  陈烈士祠建于衣冠冢前方之公路边,一幢三间楼房,设有长门、天井、花圃,祠堂匾额由林森题:卫国完忠四字,

  门联由蒋中正题,

  上联:裹革痛无尸 一夕苇楼埋碧血

  下联:报功原有典 千秋青史表丹心

  长门匾额隶书陈烈士祠,长门外墙左右书精忠报国四个大字,祠堂内存放军政各方面的挽联挽词,如:

  蒋中正题:忠烈可风

  冯玉祥题:成功成仁

  何应钦题:毅魄英姿

  李宗仁题:不以履险而却,不以临危而避,杀身成仁,舍生取义,壮烈牺牲,足以泣鬼神动天地。

  孙科题:恸哭沙场骨未收,裹创杀敌尚疑犹。家书字字余忠愤,爱弟殷殷诉别愁。芒砀云归作巫雨,杜鹃血渍染黄楼。我来一掬英雄泪,鼙鼓声中万马秋。

(图为冯玉祥手迹)

(图为陈蕴瑜纪念祠堂正面,该建筑至今仍存在)

  另外,.还有陈诚、白崇禧、居正、张群、陈立夫、陈果夫、薛岳等国民政府42位要员亲笔题赠了挽联、悼词,辛亥革命元老平刚先生亲笔为爷爷遗像题字,不少纪念照、纪念章一并陈列祠中。陈烈士祠内有石刻《晋少将陈团长蕴瑜墓志铭》、《追赠陆军少将陈君蕴瑜别传》碑文四块。为了不让陈烈士祠遭到外来的滋扰,蒋介石还亲笔手书:国军过此,不得驻扎刻成石碑立于烈士祠前。

同时,又经中央军事委员会批准,在省城贵阳市大南门外修建国民革命军第一百零二师抗日阵亡将士纪念塔, 嵌刻有辛亥革命元老周素园撰写的《陆军第一百零二师抗日阵亡将士纪念塔铭》,其中有:二十七年夏,寇薄徐州,命扼砀山,掩护大军退却。徐州沦陷,敌倾巢西犯,血战七昼夜,弹尽援绝,白刃突围。团长陈怀珍、团附柏建成阵殒,官兵伤亡达三千人。是为本师最惨痛之一大纪念。塔身其中一面另刻有祖父在砀山壮烈牺牲的经过,再一面刻102师几次主要战役经过和该师阵亡将士姓名、年龄、籍贯、职务、军衔等。从此,贵阳人民相沿称这一地区为纪念塔。解放以后,由于建城扩路,这座象征着我省抗战的唯一纪念塔被拆除了,但纪念塔的地名在当地群众中仍保留沿用至今。

  十四、敬仰莫忘

  1939113日至5日,在烈士家乡,在祖父当年为家乡教育建造的天龙小学大礼堂举行了近万人的追悼大会,公祭三天。灵堂上悬挂祖父的遗像,两旁帖的对联是:

  以天地为棺盖,四海皆家,不必尸还故土;

  睹战士之英勇,一统有日,何惜血洒苇楼。

  礼毕,举棺游行,数千人上路,手执白旗,身佩白花,人群中不时唱起悲壮的挽歌:烈士陈公蕴瑜,勇使倭奴丧胆,转战经万里,举步英名扬,杀身成仁,舍身取义,壮烈牺牲,敬仰莫忘。” 

  直到现在,在祖父曾经战斗过和为官过的台儿庄、砀山、思南等地的人民至今仍然非常怀念他,台儿庄人民千里迢迢托人送来台儿庄出产的酒,嘱咐是作为抗日将军灵前的奠酒,砀山人民也曾多次向烈士的亲属致意,感谢祖父为保卫砀山流血牺牲,思南县政协方面早在1982年烈士追烈之前,就多次派人来烈士的家乡寻访将军的后人和抢救有关的史料。2005年祖父牺牲67周年祭奠活动时,祖父的老战友、贵州省政府参事、远征军团长、年逾9旬刘铁轮老人挥毫题词:并马挥戈砀山城,来思缅念悼将军献于烈士的衣冠冢前。

  1986年,国家民政部表彰祖父英勇抗日的战绩和以身殉国的爱国主义精神,复追认祖父为抗日阵亡烈士,并颁发了《革命烈士证明书》。在卢沟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英烈榜上、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台儿庄大战纪念馆、李宗仁史料馆等国家级抗战纪念馆内,都有祖父的英名和战绩的详细记录。从中央到省、市、县的各级党史文献资料中都收录了祖父牺牲报国的事迹。

19959月抗战胜利50周年纪念活动期间,贵州人民抗日纪念碑在贵阳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海天园内落成,同时,在缅怀园内抗日烈士陈蕴瑜将军的大理石塑像也举行了隆重的揭幕仪式,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亲自为烈士塑像揭幕。大型历史纪录片《国殇》每集片尾八年抗战阵亡将士名单中,祖父英名在列!

(图为祖父塑像揭幕仪式现场照片)

(图为大型历史记录片《国殇》片尾的阵亡将士名录,图中划蓝线处就是祖父陈蕴瑜少将,第8102304团团长,19385月殉国)

   2005年抗战胜利60周年之际,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向陈蕴瑜将军的亲属颁发了抗战胜利60周年纪念章。这是祖父抗日阵亡牺牲67周年后又一次得到国家的褒扬!

(图为中央三部委颁发的抗战胜利60周年纪念章)

  2011辛亥革命100周年,两岸分别开展了纪念活动来缅怀和宣传孙中山先生和辛亥志士,海峡对岸台北忠烈祠里常年供奉着祖父的牌位;贵阳海天园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举行了辛亥革命百年公祭暨贵州抗日阵亡将士纪念墙揭幕仪式,祖父榜上有名;安顺文庙内武将殿第一排供奉着祖父的牌位;祖父与王若飞、谷氏三兄弟(谷正伦、谷正纲、谷正鼎)一起被评为安顺市八大历史名人;祖父在平坝天龙镇的故居被列为安顺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通过这一系列活动来缅怀和宣传孙中山先生三民主义理想,发扬光大辛亥革命精神,唤醒两岸同胞的共同情感和记忆。

(图为安顺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陈蕴瑜将军故居)

  100年,弹指一挥间,回顾祖父的一生,他从一个品学兼优的少年书生,到街头游行抗议反对二十一条的热血青年,毅然投笔从戎投考讲武学堂,从一个青年军官到追随孙中山讨伐南方军阀,有幸亲耳聆听了中山先生的关于三民主义的演讲,从此他一生都遵循孙中山先生的教诲,始终把民族、民权、民生放在心上,并用自己的一生去真切地履行了三民主义理想,祖父只活了短暂的38岁,但他的人生在不懈地追寻三民主义理想的过程却异常精彩,并永远活在我们后人的心中。

  201193

 

 

 
相关链接
章立凡:历史学家成为历史学的受害者《朱元璋传》重版序言 [2014/8/11]
共乐壶天——显龙山上寻“辛亥” [2014/8/11]
张星水:重读崇祯皇帝的御制诗 [2014/8/11]
中国远征军抗战老兵吴远灼受伤赔偿和恢复待遇的诉求 [2014/8/11]
张恨水:《水浒新传》自序 [2014/8/11]
陈瑾:毕生追寻三民主义理想之路——记我的祖父陈蕴瑜 [2014/8/11]
强薇——两岸黄埔后人推动建设抗战胜利纪念园 [2014/8/11]
张星水——日月照丹心,天地铸忠魂。 [2014/8/11]
王复加:任抗战初期的四川省主席王缵绪创办巴蜀学校 [2014/8/11]
王宇知——抗战初期的四川省主席王缵绪终因声讨“阳谋”而赍志以殁 [2014/8/11]
點石齋主明朝历史系列作品选刊(散文、诗歌、書畫)。 [2022/4/28]
抗日将军孙麟小传 [2015/9/9]

© 2001~2014 京鼎法律文化网站  京ICP备13011464号-1